您好,欢迎访问比特财经网!
热门搜索: BTC ETH EOS BCH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理财 > 挖矿

比特币矿商正在重新投资,矿圈繁荣将重现?

2019-03-06 11:17 信息来源 : 比特财经网
比特币矿工们正在购买二手矿机设备,并积极与矿场和水力发电厂达成协议。



最近,比特币矿工们正在购买二手矿机设备,并与矿场和水力发电厂达成协议,相信今年夏天充足的水资源将使他们的企业再次盈利。

这是因为在这个季节,数以百计的水电站将产生大量的过剩电力,特别是在中国西南部多山的四川省和云南省。熊市导致采矿业入不敷出,这种过剩的电力会使比特币矿商的电力成本下降,这可能是他们在当前熊市中赚取利润的难得机会。

哈希时代是一家位于四川成都的公司,经营着六个采矿场,提供大约20万个机器插槽。他说,夏季四川的电力成本通常在0.25元左右,即每千瓦时0.037美元(kWh)。



公司首席执行官郑询(音译)说,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公司一直在与个体矿工和更大的采矿场进行谈判,预计将部署超过100万个用于采矿芯片的插槽。据郑询说,每个矿工都希望拥有1000到3000台采矿设备,而更大的矿场则希望拥有更大规模的数万台机器。

尽管当地水电站的确切电力成本要到3月底才能最终确定,但矿工们已经开始寻找资源,并在季节到来之前与矿场进行谈判,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将设备运到山上并进行安装。

郑询说:“大多数劲头十足的矿工来自中国内蒙古和新疆省,他们在那里使用化石发电厂经营采矿场。那里的电力成本通常是每度0.35元,即0.052美元。

即使是0.01元人民币(0.0015美元)的差价对比特币矿工来说也意义重大,尤其是在当前熊市中,截至发稿时,一比特币的价值约为3700美元。

以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S9为例,它每天耗电约30千瓦时,仅比2017年美国家庭平均耗电量多1千瓦时。

这意味着对于每台机器,每天可以从看似微不足道的差异中节省0.045美元。对于一个拥有10000台机器的矿工来说,每天的差价是450美元,每月的差价是13500美元。

1

二手矿机的需求

郑询说,购买二手比特币专用集成电路(尤其是蚂蚁矿机S9)的成本相对较低。根据损坏程度的不同,一个旧的S9可以以150美元的价格购买,计算能力略高于每秒10万亿次哈希(th/s)。

事实上,一些批发商目前正在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市场上以100到200美元的价格销售二手S9。虽然制造商比特大陆的官方网站列出了全新S9的价格约为450美元,但其他批发商也在为用户提供替代渠道,让用户以300美元左右的价格购买新的S9设备。

币信矿池和钱包服务公司的首席营销官熊越对此表示赞同,他说2018年年底大量的矿场关闭导致二手设备的可用性增加。

熊越说:“S9现在就像ASIC中的AK-47(突击步枪)。“币信计划在夏季增加其在四川的采矿力,但拒绝透露其未来的计划规模。

郑询在总结四川地区主要矿场提供的供应量后,预计将有大约150万个矿槽可用。

他说,一般情况下矿场会与发电厂签订协议提前购买80%的电力,这意味着,无论一个采矿场是否有足够的矿机运行它都必须支付与电力厂协议的金额。

正因为如此,郑询说除了为矿工托管机器外,他的公司还计划为自己的矿山部署大约2万台专用集成电路,二手机器在市场上购买。预计整个比特币网络的算力甚至可能在夏季达到每秒70兆哈希(eh/s),远远高于2018年夏季记录的61 eh/s的历史最高值。

事实上,根据blockchain.info的数据,过去两个月,比特币的算力已经显示出稳定的增长,从1月初的平均35 eh/s左右到现在的42 eh/s左右。


“我们过去认为,整体供应将大于需求。但市场上的ASIC矿机总数量,加上主要制造商生产的新机器,肯定能填补总供应量。现在的问题是有多少矿工会接受这一赌注,”郑询说。

2

市场变化

每年夏天,川西甘孜州和阿坝藏族自治州都会有大量的雨水和水,这些地方建造许多矿场。

不过,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市场动态发生了变化。

哈希时代的联合创始人赵云(音译)离开了公司的管理层,在四川成立了一个名为矿业海(Mining Sea)的矿场。

“在牛市中,购买采矿设备并在矿场找到可用的槽位很难,电力成本不是太大的问题,”赵云告诉CoinDesk。

这也是他今年在四川成立这个组织的原因,目的是为了提高矿区供应和矿工需求之间的流动性。

“在熊市中,我们必须挤在一起,找到更好的方式来利用我们的资源,”赵云说。

熊越也有同样的看法。“在这一轮,市场的主导地位将转移到矿工和任何能获得最便宜电力成本的矿场。”他说:

“这一轮,新矿机可能并没有二手矿机那么好销售,因为人们可能更喜欢二手矿机。”

3

电力过剩

此外,地方政府还公开允许私营水电站参与市场驱动的电力交易,以便将多余的能源出售给能源密集型行业的私营公司。

中国的私有水电站可以分为两类:与国家电网整合的水电站和不整合的水电站。

对于那些有资格进行整合的发电厂,国家电网通常会从他们那里购买一定数量的电力,这样他们的收入来源就可以稳定下来。但对于那些没资格进行整合的发电厂,他们需要竞争稳定的客户。

四川省政府于2018年8月发布通知,作为该地区“深化电力改革”的实践指导。

虽然通知没有提到具体行业,但强调“扩大可参与电力交易的客户范围”,“减少市场行政干预”。

最终目标是更好地利用该地区产生的多余电能,否则这些电能将被浪费掉。该通知还提到,政府将继续在发电量严重过剩的工厂附近建立工业园区的试验。

根据甘孜州政府发布的另一份通知,该地区的水电站仅在2017年就产生了415亿千瓦时的电力,总计超过163亿千瓦时的电力被浪费了。

4

这仍然是一个赌注

但即使有了这个诱人的机会,风险依然存在。

赵云和郑询都表示,主要风险在于比特币的价格可能会低于3000美元的门槛,即使电价较低。根据鱼池提供的采矿机收入指数,以每度电 0.05美元的平均电力成本开采S9仍然可以产生每台机器0.60美元的日利润。

“但是,如果价格在夏季低于3000美元的门槛,许多矿工可能不得不再次停止开采,”赵云补充道。

尽管对矿商来说,做空比特币期货合约以对冲潜在损失是一种常见的做法,但赵云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潜在的风险是,可能没有足够的交易手持有多头仓位。

他补充说,该行业的另一个长期问题是缺乏自我管理,以保护矿工不受不良行为的影响,这是矿业海组织旨在改进的领域。如果发现矿场的任何不良行为,将辞退该成员。

例如,有些情况下,矿场会在早上2点将他们为客户托管的采矿设备的网络地址秘密地切换到他们自己的网络地址,只需要两个小时就可以自己开采。

郑询说,也有一些矿场用低廉的电价来吸引矿工,但在他们安装了机器之后,又抬高了价格。

“那些矿工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参考最近当地报道,中国青海省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郑询总结道:

“毕竟,这个行业总是在赌一把。总是存在多方面的风险,尤其是在熊市时期。”


比特币:www.btcmoney.cc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比特财经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比特财经网
分享到: